万界竞技,开局我选张三丰_第2章 开局张君宝,落后二十年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曹柘开始迅速的在头像堆里翻找起来。
没错,曹柘想要选择的,正是未来的武当祖师爷,一代大宗师张三丰。
当然在神雕侠侣的世界里,他的身份应该还是张君宝,少林寺的一个未曾出家的俗家弟子。
在金系武侠世界里,张三丰的地位是极为特殊的。
金系武侠世界里高人不少,可称大宗师的,却不过二人。
张三丰和王重阳,二者一为武当祖师,一为全真祖师。
其余如独孤求败、黄裳等人,当然是惊采绝艳,却毕竟只是武林孤侠,所流传之绝学,通盘来看其实是更有针对性和专业性,并不像张三丰、王重阳传下的武学,不仅成体系,成流派,更各方面都俱全。
聪慧者可学之,下愚者亦可学之,只要运气不差,坚持修行,从零开始走到武林泰斗的位置也是无虞。反之,独孤九剑对资质要求极高,思想僵化、资质不够的蠢逼,请自动滚粗,九阴真经需要高级道教术语文凭,以及梵文文凭,学识不够者,分分钟走火入魔。
神雕的世界里,王重阳早已作古,自然是没得选了。
但是张三丰却是有的。
点开张君宝的简介,果不其然标注着的是‘少林藏经阁扫洒杂役,出场时间十二岁’,再细看这项标注后面,竟然还有一个小框,其中‘特别’提醒着‘将落后本世界主角杨过二十年’。
与之类似的其它人物选择,也有许多。
时间段靠后的人物,都有着类似的‘贴心’小标识,只是不仔细看,还真瞧不见。
没有再多做犹豫,曹柘直接压下了一个月的宝贵寿命,作为换取张君宝这个重要身份的筹码。
不是他不想压的更少些,而是每一次选择身份,最少支出三十天寿命。
其实仔细想想,这买卖不亏。
如果不打算出人头地,不打算一飞冲天,没有野心,没有太大的欲望,那么随便选一个人物,花费三十天的寿命到异世界苟起来,从开始苟到结束,就等于用三十天换了五十年···血赚。
距离身份选择结束,还有接近五十秒。
曹柘便一直盯着张君宝的头像,心中颇为忐忑,生怕有人也看出了这个小和尚的与众不同,来与他抢夺身份。
即便明知这种概率无限接近于零,心中也依旧忐忑。
“只要还有人与我同样进行暗标,我就直接将价码提到三年,这样即便是对方有所怀疑,犹豫、迟疑的时候,时间便已经到了,我还是能得到张君宝的身份。”曹柘心想。
至于以张君宝的身份出场,将落后主流剧情足足二十年的问题,他倒是不担心。
张君宝这个身份把握好了,即便第一场竞技,只剩下三十年的时间,照样可以博得一个极好的名次。
或者说,张君宝这个身份,缺失的二十年,也算是一种‘平衡’。
当最后一秒归零,曹柘终于松掉了憋着的一口气。
果然,他还是想多了,直到最后也没有人来与他争夺这个不值一提,未剃度小和尚的身份。
毕竟可以供选择的身份,其实有很多很多。
除了那些争夺最激烈的一线角色身份之外,如全真教的三代弟子,丐帮的精英弟子,少林寺各大禅院的首座等等,也是较为热门的选项。
与这些直观上便有所得的角色相比,张君宝确确实实是个不起眼的‘小角色’。
除非给更多的时间,让竞赛者们逐个、逐个的排查,否则被识破的概率无限接近为零。
咚!
一声钟响,曹柘便感觉到自己正如流星一般飞速下坠。
刹那之后,他在一间大通铺内醒来。
左右睡着的,是一些光头小和尚,当然也有一些与张君宝一样,还未剃度的俗家弟子。
其中有两个俗家弟子的怀里,分别抱着一卷古怪的书籍,书封上描绘着的···好像是某个现实中,很出名的漫画角色。
曹柘的第一个念头便是···那些先二十年进来的竞赛者们,都干了些什么?
文化入侵异世界?
只怕是不止吧!
提起裤子,套上宽大的灰色僧衣,曹柘踏着还略为朦胧的天光,站在了少林寺杂役小院的门口。
从山上的溪流,引入一旁池子中的泉水,在朦胧的雾色里,还在散发着仿佛温热的水汽。
远处的天空中,好像漂浮着两个大大的热气球。
热气球下,还挂着长长的布条,上面应该写着些什么,只是曹柘一时间没能看清。
随后似乎是缓冲时间到了,属于张君宝的记忆开始灌输。
全程没有什么多余的感觉,毕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他的记忆并不太丰富,多数是在少林寺打杂的经历,以及大和尚教授文字,传授佛经等等。
稍稍习惯了多出来的记忆之后。
曹柘没有迟疑,呼唤出自穿越后,便携带的两种金手指其中之一,一个颇为简陋的鉴定图表,既可以作用于他人,也可以作用自身。
它能快速、简略的总结出鉴定目标的当前状态,并以数据辅佐以简略说明的方式,直观的呈现出来。
“张君宝,体七,力八,内力零,拥有技能扫地、种菜、挑水、砍材、读书写字,根骨九十六,悟性一百五。备注,肉体凡胎单项素质最高一百。”
“所以,我现在是白装开局,但是资质直接爆炸?”
“肉体凡胎悟性巅峰值是一百,张君宝悟性一百五?可以!可以!不愧是号称在武侠世界修仙的大佬,果然是世界禁锢了其成长。”
“有这样的悟性和根骨,再辅佐我第二个金手指,即便是第一梯队,我也有把握在数年之内,便迎头赶上。”
曹柘收起眼前的分析表,接着在院子里活动手脚。
少林寺虽然是佛寺,却也是武林大派,其中规矩甚多,一不小心触犯了戒律,要挨板子。
“辰时敲钟之前,各院弟子,除却巡山僧人之外,都只能在各自院内活动,敲钟之后便开始早课,诵经礼佛。再之后武僧和受戒的禅师们,可以开始用早饭,而还未出家受戒的小和尚和俗家弟子们,则是要先做活,打扫庭院,种菜、收菜等等,之后干完活才能吃早饭,吃完早饭会有一定的自由活动时间,不过如罗汉堂、戒律院、达摩院等等有武僧出没,修行武学的地方,未曾拜师准许习武的小和尚们,不得靠近。偷学武功,是要被废除手脚经络,然后赶出少林寺的。”
“直接投身到了十二岁的张君宝身上,却并非是原作中,张君宝出场之时。藏有九阳神功的楞伽经,或许还未被窃走。这或许是因为,先入者们对世界造成了改变,形成了蝴蝶效应?”
曹柘再一细想,面露喜色。
却原来,觉远大师已然在数日前,与张君宝定下了师徒名份。
前些时日,更是有意让张君宝诵读楞伽经,只是张君宝毕竟年少,不懂其中究竟,只把那经文当做寻常,诵读的也不甚仔细,倒是没有发现其中究竟,浪费了觉远大师的一番好心。
或许是张君宝这个身体的天赋属实惊人,神雕侠侣的原著小说,曹柘是看过的。
只是年月久远了,也就忘的差不多了。
大约能记得个梗概。
如今以张君宝的身体智慧再去回想,却竟然一字一句,仿佛就在眼前,当初只需是仔细看过的内容,如今回想便不会有所遗漏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